中国中铁四局集团文明网欢迎您!
文化网|集团主站|集团网群
当前位置:首页>四局好人 > 第一届 > 列表

王鹏飞:用生命擦亮党徽

发布日期:2012-06-08 22:40:10新闻来源:

\

2000年下半年,一个铁路建设者的名字,传遍乌蒙大地,黔山苗岭,乃至祖国的大江南北。他,就是在我国西部大开发重点工程——贵州水(城)柏(果)铁路火烧凹隧道大塌方中,为救10名工友英勇献身的中铁四局六处工程指挥长王鹏飞。

2000年6月2日,连续数天暴雨,乌蒙山被“泡”在水中,多处出现山体滑塌。时任铁四局六处贵州水(城)柏(果)铁路工程项目指挥长的王鹏飞,放心不下正在紧张施工的工地,不顾患病正在打吊针的身体,拔下针头,叫上工程部长吴礼兵,深一脚、浅一脚的进了火烧凹隧道。

水柏铁路位于贵州省六盘水境内,全长118.7公里,盘旋绕上莽莽苍苍的乌蒙山。沿线桥梁隧道相连,占线路总长的63.39%,居全国铁路之首,修建难度之大国内罕见。隧道里灯火通明,机声隆隆,焊花飞溅,9名工人正在下导坑紧张作业。火烧凹隧道长760米,是全线有名的“烂洞子”,泥石相互裹挟,极不稳定,自开工以来,已发生三次洞穿山顶的大塌方。为确保施工安全,六处征得水柏铁路有限公司同意,变更设计,采用每米一榀钢格栅拱架,打超前锚杆支护,环间间距已缩小到0.5米。

晚上11时许,王鹏飞在上导坑警觉地发现,拱架起拱线处在巨大的山体压力下出现开裂,“唰啦唰啦”掉碎砂石。他心一惊,大吼一声“要塌方,快撤!”,一边指挥工友撤离,一边抓着绳索从上导坑飞身跃下。“嘎嘎⋯⋯“钢拱架发出扭裂的声响,工友们快速向外撤,“哗、哗⋯⋯”土石带着烟尘飞散。危急关头,王鹏飞一把推开动作迟缓的电焊工肖忠福,又最后飞起一脚蹬出工程部长吴礼兵。“轰隆隆⋯⋯”,一瞬间险情发生了,10名工友全部得救,王鹏飞却被轰然塌落的土石埋在洞中。“王指挥,王指挥!是你发现要塌方的,你最有时间先跑出来,可你只顾救我们⋯⋯”当晚带班施工的作业组长吴仕义,边哭边和全部脱险的工友疯了一样抢险。十万火急的消息传回安徽。中铁四局、六处领导多次打电话询问抢险进展情况。六处党委书记蒋伟华提笔起草调度命令,指示: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希望,也要做出百分之百的努力抢险救人。然而,由于坍塌数天不断,总塌方量已达数千方。经过连续七昼夜的艰难掘进,6月9日深夜10时20分,工友们找到了王鹏飞,可他已永远融入乌蒙大地。

在抢险现场,大家发现,王鹏飞只要再跑出两米,就能冲出最初的塌方区。两米,也就需要1秒,甚至半秒的时间,但,就在这短暂的瞬间,王鹏飞毅然抉择:把生的希望留给工友,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。“为了党和人民的利益,我不惜牺牲个人的一切”。王鹏飞用他36岁的年轻生命,实践了自己的入党誓言。

工程指挥部在清理王鹏飞生前遗留帐目时,人们发现一笔来历蹊跷的“巨款”:32723.21元。望着一脸疑惑的众人,指挥部党支部书记张明亮的眼圈红了,道出原委:2000年3月,六处按文件规定,给王鹏飞、张明亮兑现了1999年工程项目承包奖。回来后,他和张书记一碰头,两人都毫不犹豫地把各自的奖金上交了。他说:“工作是大家干的”,并要求财务对外保密。

王鹏飞作为一名党员干部,始终保持廉洁奉公的作风。1999年初,王鹏飞率队从上海,奔赴山高路险条件恶劣的乌蒙山区,担任水柏铁路工程指挥长。工程开工不久,协作队伍一姓林的老板,为求得到“关照”,悄悄塞给王鹏飞两万元钱,他严辞拒绝,说:我只认工程质量不认钱。事后,他还关照春节来工地探亲的妻子李道芳“注意”。李道芳要返家了,林老板果然也一同搭上了出山的车。到了六盘水,老板掏出一个“大红包”,说是给小孩的“压岁钱”,李道芳坚辞不受。要上火车了,林老板提着一大兜贵州特产硬往李道芳手里塞,推让不过的李道芳“苦苦哀求”:“林老板,王鹏飞知道会骂我的,你莫要搅得我们夫妻不和!”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多年的林老板楞住了,半晌没回过神来。他满怀敬意地送走李道芳。后来,他对人说:“我没见过不喜欢钱的人,王指挥是个例外”。

实际上,自幼在贫困中长大的王鹏飞,深知“钱”的重要。他生于重庆忠县一个叫“火炉村”的偏僻山乡,兄弟姊妹5人,最小的弟弟因重病缺钱医治,过早离开了人世。父亲病逝,他接过父亲手中的铁镐,成为一名四海为家的铁路工人。原以为家里的经济状况从此可以好转,谁想1990年,积劳成疾的母亲又走了,身后留下数千元的债务。王鹏飞不得不让妻子到上海打工还债。但,就是这样一位清贫的共产党员,却无私地奉献着他的爱心,连续四年资助家乡一位叫王瑞金的贫困大学生,完成上海财经学院的学业。多年来,得到过王鹏飞资助的困难职工,可以列出一长串名单:李孝贵、曾云焕、范远东、袁飞⋯⋯

王鹏飞当了“官”,家人以为能跟他“沾点光”。哥哥王国飞在六处一工点当工人,打来电话想到鹏飞这“换个轻松点的事做”,在家乡务农的弟弟写信来,要求“找份工作”,妹夫则千里迢迢摸到工地,想“谋份差事”。王鹏飞一一规劝:“你们生活上有困难,我可以帮助。但来工作,组织上有纪律,我不能带这个头”。他最疼爱的小妹闻讯,电话打到家里,让嫂子帮忙,李道芳答话:“我的工作也是自己找的,在一家羊毛衫厂打工”。家人理解了,再也没提起这件事。清清白白做人,堂堂正正做事。王鹏飞,这个中铁四局“优秀共产党员”,以他的人格力量,向社会诠释着共产党人的形象。

筑路大军流动施工,王鹏飞工作后随着队伍南北转战,在外漂泊了十多年,1998年9月,王鹏飞一家三口在安徽屯溪终于有了一个安定、温暖的家。可近两年时间里,他在家里总共只住了5天。两个春节都是妻子带着儿子千里迢迢赶到乌蒙山上,陪他和职工一道在工地过的。他把更多的爱,都献给了工作,献给了党的事业。

王鹏飞牺牲后,铁道部政治部先后追授他为“全路优秀共产党员”,贵州省人民政府追认他为“革命烈士”。

生在“火炉村”,献身“火烧凹”,王鹏飞在时代的烈火中,锻造着一个共产党人的灵魂。他用生命和忠诚,擦亮了党徽。
 

信息录入: 责任编辑:
文明微博